当前位置首页 > 母爱的名言

项链莫泊桑续写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名言网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22

  项链莫泊桑续写(一)

  罗瓦塞尔太太的笑容瞬间凝固了,她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,双手不知放到哪里,嘴里只是说:“是……是……完了。”

  这时一阵大风刮起。“玛蒂尔德,快下雨了,快回家吧!我先走了。”福雷斯蒂埃太太急切地说道。黄沙漫天,树叶乱飞,夹杂着无数或好或坏的东西,仿佛这是上帝的怒吼,是最后一。一个闷雷从天际而下,“轰隆……”惊醒了站在原地的罗瓦塞尔太太,“让娜?你在吗?”她小心的用发颤的声音问道,没有一个人,只听得耳畔响起呼呼的风声。

  雨点想豆子一般砸下来,罗瓦塞尔太太匆忙往家赶。“我这是在干什么?”她小声嘀咕着。她不住的想着什么,却好像什么也记不得了。“哦,我终于还清了债。我,我出来是散步来着,碰见了让娜。我们说了些什么?应该是家常事吧!”罗瓦塞尔太太糊里糊涂的想着发生的事情。

  雨越下越大,罗瓦塞尔太太却找不到回家的路,她就这样在雨中跑啊……跑啊……双眼噙满了泪水。突然,她被绊了一跤。一抬头,在不远处,发现了一条闪闪发光的链子静静地躺在前方的草地上。“多像一条项链啊,和我还福雷斯蒂埃太太的那一串多像!等等,项链?真的?假的?噢,我十年的光阴,就为了这一小小的项链……”一时间,关于项链的回忆一下子涌上他的胸口。她踉踉跄跄的爬起来,带着轻蔑的微笑,狠狠地抓起了那个链子。

  可是,在抓起那条亮闪闪的项链的同时,她又恍惚了,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?舞会后?干完后?舞会美人,窈窕绅士,那是她此生最美的回忆。她颤抖着手摸索着项链扣,然后小心的带上它,在一汪积水前拢了拢头,红着脸,定定神。十年过去了,她的面庞还是那么迷人。在一片模糊的视线中,她飘飘然了,仿佛已然是位贵妇。

  一阵寒风袭来,罗瓦塞尔太太突然发现自己在大雨中站着。夜幕渐渐降临,各家都亮起了灯。在她模糊的视线里,出现了一片片跃动的灯焰。罗瓦塞尔太太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一边唱,一边跳,向黑夜深处跑去。大雨哗哗的下,淹没了她的脚步声。

  此时此刻,她多么想告诉她那可怜的丈夫,告诉他,我们可以把项链换回来,再卖出去,这样就再也不用做苦工了。罗瓦塞尔太太笑着,这次,她放声大笑,但是,笑着笑着,又摔倒在地。她突然意识到,当年亦不会再来,自己已经老了。十年间,皱纹在自己曾经青春的脸上毫不留情的划着,皮肤变得暗淡无光,泪水混着雨水,敲击着土地,她脚下的这寸土地都不知应该安慰谁。

  当罗瓦塞尔先生打着懒散的呵欠,漫不经心的打开门,这一打开着实讲题下了一跳。一个女人,蓬头垢面,浑身湿透的站在他面前,摇摇晃晃。“老天,你怎么了?”他上前抱住了这个可怜的人。罗瓦塞尔太太只说了一句:“找到了!”便昏过去了。罗瓦塞尔先生抱起她,突然在她的脖子上发现一条闪闪的金属链。“真是的”他嘟囔道:“都这岁数了,还将金属链挂在脖子上。”他轻轻地解下那条金属链,随手扔进了垃圾箱。

  而此刻,疲惫的罗瓦塞尔太太正参加者着梦中的盛大舞会,迷人男伴……美味道佳肴……


  项链莫泊桑续写(二)

  浅薄的云遮挡不住的阳光透过许久没维修的旧窗户的窗缝中挤进来,这低矮的顶楼像被封锁蒙蔽一样。

  “亲爱的,你真是睡得够久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    她脑袋里似乎乱成一团,只感到嗓子干痒难忍,“有水吗?”

  “就来,亲爱的。”这10年拮据生活,似乎让他们更亲密更像亲人一样。周围那些街坊邻居都在议论,罗瓦塞尔太太虽然是嗓门够高,对价钱百般争论,先生虽然是沉默寡言,单兢兢业业的样子可是让人喜欢,互相都足够依赖。

  “是生活太累了把,不过还好都还清了终于都还清了。”罗瓦塞尔先生笑着说,看见妻子醒来真是件欣慰的事。

  “我睡了多久?”

  “从上个星期天你从外面回来就目光呆滞的说你困了一直到现在,不过多歇歇就好了,好久没这么坦然睡安稳过了,可是你不饿吗?我给你煮了。。”

  星期天?星期天,,,星期天!!她根本没听丈夫在说什么,她又在想那个不愿回忆的困顿。

  “哎呦!我的可怜的玛蒂尔德!那串是假的呀。顶多也就值上500法郎!……”

  那种自以为足以自豪,快乐的消融僵住了,尘风卷起了地上的一片叶子吹到了她的脸上,遮挡了所有的表情,她狼狈的摘下这片树叶,然后狼狈的浅笑。

  “是吗?我自以为福雷斯蒂埃太太的东西会很贵重,是从那种装潢华丽的,大厅打扫的亮闪闪的店里买来的,”他这儿10年来从未踏进过的店铺,也再也不敢踏进的光芒。“这是什么话?你以为富人就该每件东西都要攀比谁比谁金贵?”福雷斯蒂埃太太嘴角勾起一抹轻蔑。“你想法还真不愧这现在的打扮。”

  罗塞尔太太拿不出在集市上讨价还价的高嗓门了,他觉得他自己从头到脚,甚至到不梳光的发梢都透着令人羞耻的穷酸。

  “不然我怎么可能那么爽快的借给你。我可怜的玛蒂尔德。”福雷斯蒂埃太太解释道。

  她一时困顿,望向夫人手中牵着的孩子的眼镜,孩子张着无辜的眼珠咬着手指头望着他,在眼下的泪痣真让人发怜。、

  “请保重福雷斯蒂埃太太。”她只剩下一个僵直的背影。

  “亲爱的,在想什么呢?亲爱的……嗯?“他拍拍陷入回忆的妻子。

  “呜……“罗瓦塞尔一把搂过坐在床边的丈夫,那是一个多么充满安全感的拥抱。”我们做了一个十年的梦,我们被困闷了十年被一个只值500法郎的项链,该死的项链。“

  “这话什么意思?“

  “我们接的项链只值500法郎,可我们用了34000法郎区还她。“

  “额,这是真的?”

  “为什么你听起来一点都不惊讶?你难道不觉得这十年来我们活的很委屈吗?”

  “难道你还想把钱讨回来不可?既然都过去了,这未必是件坏事,亲爱的,至少我们,额,,努力下去了,,对吧?”

  生活果然古怪又变幻莫测,这话真的没错。

  清晨空气很新鲜,沾着点露珠的鲜香的气味。

  “亲爱的,我昨天,嗯,,抄书挣了比大款子,为了给你安慰,我们去商店吧,去给你买几件漂亮衣裳。”

  “亲爱的……”


  项链莫泊桑续写(三)

  佛来恩节夫人感动极了,抓住她的双手,说:“哎!我可怜的玛蒂尔德!可是我那一挂是假的,至多值五百法郎!”

  什么!你说是假的?

  玛蒂尔德,天真得意的眼神一下变的黯淡起来。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努力赚钱,还到处欠债,只为了还这条假项链吗?这句话好象天塌下来似的压在了玛蒂尔德的身上,使她喘不过气来。佛来恩节夫人似乎看出了玛蒂尔德的神情。

  当初若你直接告诉我你把项链丢了,我也不会逼你还,天啊!这十年间你是怎么过来的呀?可怜的玛蒂尔德。

  玛蒂尔德回想起自己十年来的生活,真实又辛苦又悲哀,但她反复想想,这十年来虽然过的比较辛苦,却也收获到了不少乐趣,虽然身上穿的朴素简陋,但也算过来了,家里的活虽然得都靠自己,但更觉得身体要比十年前强壮的多,虽然到水果店,杂货店里,肉铺里,争价钱受嘲骂,铜子也一个一个的花掉,但正因如此,生活才变的丰富多采,想到了这些,她的神情又回来了。

  这十年来,我很开心,项链换给你,我就先走了,玛蒂尔德转身离去。

  佛来节夫人想她真的快乐吗?也许这样的生活更适合她。

  玛蒂尔德走着走着,经过一家服装店,玻璃柜中她看见了一件很华丽的衣服,她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还是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更漂亮。

  不久,她和丈夫有了自己的孩子,她变的更加美丽,他们有了一张全家福,全家福上他们笑的很开心。生活就是这样,变换无常,极细小的一件事可以败坏你,也可以成全你!!

  24.路瓦载重新穿好衣服,说:“我去把我们走过的路在走一边,看看会不会找着。”他出门走的极慢,刚才的焦急都不见了。他走进了一间小酒吧!要了一瓶二锅头,独自喝了起来,喝到两三杯是,他点了一根烟,吸了一大口,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,突然他的泪水静静的淌出,流到嘴角边时他说了一声:“玛蒂尔德,我漂亮的妻子,对不起!”过了好一会他魂不守舍的走到家门口,他在由于要不要开门。他还是进去了,妻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握着他的肩问:“找到了吗?找到没有!”他失望的表情告诉了她一切,他们此刻都沉没了,玛蒂尔德听了丈夫的话给朋友写了封信说道:“我把项链的挂钩弄坏了,正在修可能要等些时候才能还给你了,真不好意思”

  就这样他和他的妻子努力借钱,你里赚钱,项链终于还给了那位夫人。

  当天晚上路瓦栽那着一个破盒子,独自一个人走到海边,任海风吹乱他的头发,他一言不发,缓慢的打开盒子,那出来了他妻子当年丢的那条项链,他把项链丢到了海里,向导这些年妻子的改变,看到妻子这些年吃的苦,受的委屈,他抱头痛苦,心里不断的问自己,这样到底值不值……

上一篇:关于青春的句子
下一篇:返回列表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